啥,这个闪送员把用户“惹”哭了?

人民网

|

2019-10-21 17:16:29

热度:4700

  “眼泪瞬间就忍不住了。”

  9月初,一位用户在微博上表示,自己被闪送员“惹”哭了。

  当晚她下了一笔订单,原本担心下着大雨的深夜不会有人接单,谁曾想很快就有闪送员响应了。过了会儿,她便接到了来自闪送员的电话,可接通后对面却没有人讲话,她试着喂了几声,电话里依然一片寂静,这位用户有些生气,觉得是闪送员在恶作剧。

  这时,楼下传来敲门声,用户开门一看,一位穿着雨衣的闪送员正一脸焦急地向她比划着什么,又指了指耳朵,摆了摆手,用户瞬间明白刚才的电话里为什么没人讲话了——对方是一名听障人士。

  看着闪送员细致妥帖的装好物品,临走前又特意在手机上打了一段话让自己放心,用户的眼泪便一下子流了出来,既后悔于刚才自己的鲁莽,又感动于闪送员的细致和坚强。

  这位令用户备受感动的闪送员便是叶鹏——一个24岁的小伙子。

  既然无法发声,那叶鹏是怎么接单的呢,接单后又如何与用户交流呢?他的回答是短信和翻译机。

  叶鹏在接单的时候,通常使用短信文字进行交流:接单后,先给发件人发一条短信,告知对方自己大概的抵达时间,并说明自己的情况请对方不要打电话;取件后,也是通过短信告知收件人预计抵达时间,并以打字的形式确认收件人身份,核验订单。而且叶鹏懂一些唇语,别人讲话他能看懂大概意思,倒是不用麻烦用户再打字沟通了。

  当然,有时也会遇上不看短信或要求电话沟通的用户,这时叶鹏便会用上自己的法宝——翻译机。他平时会随身携带两部手机,一部接单,一部拿来做翻译机,即需要打电话的时候,他便提前在翻译机里输入要说的话,然后拨通用户电话,便会有翻译机的人工语音代替自己“讲话”。

  在做闪送员之前,叶鹏的经历并非一帆风顺。2017年从北京联合大学设计专业毕业之后,他曾做过一年多的平面设计师,虽然业务功底深厚,但习惯于打字沟通的他渐渐开始跟不上同事们的交流速度,权衡之后选择了离职。

  痛定思痛,叶鹏决心找一份不太需要和外界交流又自由的工作,此后他先后尝试过送外卖、进工厂,也在多家连锁快餐店打过工,最后都不了了之,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闪送。

  在叶鹏看来,闪送每次只送一单,不用和太多人交流,而且闪送接单时间自由,自己可以随时去做别的事,最关键的是,闪送接单收入很客观,每天接几单便能赚数百元,于是经过报名培训后,叶鹏加入了闪送员大军。

  现在叶鹏主要靠跑闪送接单来赚取收入,每天早上10点出门,晚上8点左右回家,平均日收入在三四百元。而且他每周还会抽出一些时间去必胜客做兼职,两份行当加起来月收入能过万。

  因为知道来之不易,所以叶鹏格外珍惜闪送员这份工作,对待每一笔订单都格外认真细致,也得到了用户的诸多好评和认可。有一家花店是叶鹏的“老客户”,为他们送过好几次订单,花店店长每次看到是叶鹏来取件便会十分开心,她向记者表示:“小叶特别细心,每次拿花的时候都会自己额外再包上几层,而且总是笑眯眯的,真希望我们家的花都交给他来送。”

©版权声明:本文转载于微信公众号人民网,仅代表作者观点。信阳讯仅提供信息传播平台。如有侵权、错误内容、违法和不良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。